加拿大总理:3月30日起限制国内旅行 妻子近况很好


阿念见到外婆时,老人半昏迷。阿念一遍遍喊着“家家”(武汉话,外婆),拉着她的手,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惊慌地问:“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

2月17日,张银银轮班后再回到方舱,发现阿念姑娘已经转院了。

3月28日0-24时,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意大利输入1例、荷兰输入1例、德国输入1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8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6例,累计出院9例。

阿念说对医护人员说:“老是看你们因为忙忘记把手机、对讲机带走,所以我们三个人给大家做了几个包。你们上班的时候背着,这样就不会落东西了。”

张银银作为东西湖公安分局第一批突击队员,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执勤,21岁的志愿者杨慧负责协助安保工作。

原来,在方舱医院,阿念接到妈妈的电话:“你问一下可不可以转院去火神山,你外婆很痛苦,她不想治疗。”

其中,3月24日和3月26日从首都国际机场CA934(巴黎-北京)航班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2名患者,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经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以上患者均在定点医院接受隔离治疗,所有密切接触者均在呼和浩特市定点场所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实行全程闭环管理。3月28日,阿念解除隔离。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派出所民警张银银和曾经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志愿者杨慧,祝贺阿念痊愈,三人再次合影。

1月19日,阿念从北京回到武汉。为了早点回家,她特意改签了火车票,结果到武汉第二天,新冠病毒“人传人”的信息传出,在街道办工作的母亲和她先后发烧、腹泻、呕吐。母亲反复查询,没发现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和女儿同乘一趟车。阿念线上问诊的结果也只是普通感冒加急性肠胃炎。

几天后,外婆突然发烧,情况急转直下。